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遮天

我俩回到宿舍,沮丧地躲在床上。马辉说:“洪哥,你说干点事儿怎么那么难?我这个想法不好吗?既方便了孩子们开始第二课堂,又可以让好多贫困生自食其力,为什么就办不下去呢?”我说:“小辉,你先别着气,也不要灰心。事情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。只要有希望,咱们就得坚持下去!除非实在不行,那咱也不后悔。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”马辉说:“唉,如果这事办不成,那回家可要说我老爸笑死喽。他一直说我没出息,只知道乱花钱。本来,我想趁这个机会好好做一把让他看看,也能解决好多同学的燃眉之急,可是不想这么难。平时我总觉得爸爸挣钱容易,花着也不心疼,现在想来,开个头就这么难,那他这些年也肯定是难上加难了。谁的钱也来之不易呀!”我说:“你这回才明白了?要不人家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你们这些富家子弟又怎么能体会到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的那种无奈呢?就像上次在大富豪,你一顿饭就花了我两个月的生活费,你不觉得什么,可我都替你心疼。钱多是好事,谁都希望自己有多得花不完的钱,可是钱再多也不能浪费。”马辉不服气的说:“不过就是一顿饭嘛。我爸爸还总去那里吃呢!他一顿比我花得多多了!”我说:“你爸爸去可能是有应酬,他在那儿吃一顿,就能挣出更多的利润来。你呢?你在那吃一顿能得到什么呢?再说了,那儿也就是装潢好一些,饭菜不也就一般吗?我们还是学生,不管有钱没钱都要学着勤俭节约,不能这么浪费!”马辉点点头说:“洪哥,你说得对,现在我终于明白了,挣钱是多么的不容易。你放心,以后我一定不像现在这样浪费了。我要学那葛朗台,一分钱也得分成两半儿花!”我笑笑说:“我说小辉,你也太夸张了吧,不能从这个极端又跳到那个极端那!”马辉笑着说:“我和你开玩笑呢!”我疑惑地问:“有什么事,能让他寝食难安,再说了,他都办不了的事,我能办得了吗?你别开玩笑了,这就叫把事情解决了?我看,不但没有解决,反而更麻烦了!”马辉说:“你别着急呀,没有把握的事情,我能答应他么?你先听听这是件什么事情再说。”《俺的学校生活》遮天小胡这时也出来了,笑着对我俩说:“好了,这里的事儿已经解决了,你们快走吧,不然一会真赶不上火车了。”

遮天

遮天​‍

“好好好,你说你说。”我这是第一次写作,不知道写出来的东西是否和大家的胃口。我没有写那些千古名篇的想法,因为我很有自知之明,我绝对没那个水平。只要写出来的东西您觉得还值得一看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如果您有什么想法,记得给清茶留言。第三十四节 好汉都是这么认识的我根本不理他,架子端得十足。小胡从口袋里拿出烟,给我送到嘴边,我张嘴接住,小胡又赶紧给我点上。我吸着烟,坐在椅子上,冷冷得看着这个家伙。小胡说:“还不快滚,等着我们老大请你吃饭啊!”遮天出来时,天已经全黑了,我看看表,原来都快十点了。那几个家伙东倒西歪地出来,还觉得不尽兴,硬要去唱卡拉OK,我可不行了,说什么也得回去好好休息一下。我们在校门口分开,他们去唱歌,我自己回宿舍睡觉。路过学校的花园时,一阵风吹来,我顿时觉得天眩地转,肚子里也翻江倒海起来。实在忍不住了,我跑到旁边一个小草丛旁吐了起来。忽然,从草丛后传来一声:“谁?”我吓了一跳,定神一看,原来是两个恋爱的情人正在这里幽会,被我给惊了起来。我连忙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喝多了,不知道你们在这里,我马上走,你们继续。”我离开那里,想另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再走,因为我头晕得实在是太厉害了。可是找来找去,硬是找不着一个能让我坐一会儿的地方,因为可以坐的地方都有一对对的情人呢!唉,没办法,我只有硬撑着回宿舍喽。

遮天

遮天

回到宿舍,小胖把刚才看到的和我们一说,我们才知道小林这几天天天洗碗的原因。要说我还真挺佩服小林的毅力的,为了悄悄给这个女生洗碗,他居然宁愿多洗二十个饭盆,这对于懒家伙小林来说真是一个很大的牺牲呢。正说着,小林回来了。小胡笑着说:“小林啊,听说你有一个老乡,长得挺漂亮的,叫施施?”小林明显一愣:“啊,是啊,怎么了?”小胡说:“我们听说她前几天受伤了,还是你们老乡呢,你也不说过去看看人家,万一人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你也好帮帮她啊。”小林脸有些红了,强自支撑着。“人家用我帮什么呀?她那么漂亮,等着给她帮忙的人都排队了呢!”我说:“真得吗?这可不好,眼看着美女就跟别人跑了呀。不行,我也得去排队!对了,她的手受伤了,肯定不能见水,我去帮她洗饭盆。”小林急道:“你就别瞎操心了,饭盆我早就给她洗了。”他一说完,我们大家哈哈大笑,他这才知道上当了,脸红得像关公一样。老大出来给小林解围说:“你们别取笑小林了,小林这孩子长大了,虽然他的袜子还像原来那样塞在床头的包里,虽然他的发型还像是一个“艺术家”,但是我们总要看到小林的进步嘛。我们要给小林改过自新的机会,浪子回头还金不换呢,何况小林这孩子长得还行,虽然比不上我的玉树临风,但也总还是有机会的。小林,你不要听他们胡说,从今天起,我们就全力支持你,帮助你,让你从内到外的、彻底的改头换面。我宣布,我们一定要帮助小林,尤其要帮他改掉懒惰的不良习惯。从而让小林能够在这场爱情的战斗中取得完全的胜利!从今天起,我们宿舍的打扫全归小林,谁也不许和他争,还有,我们的衣服也由小林来洗。大家说,行不行?我们哄然叫好。小林开始听老大的话,还是笑容满面的,可是听到后来,脸色就开始发白了,听到最后,他转身走出了我们宿舍,楼道里又传来的嚎叫声,这次喊的是:“眼镜老大,我恨你!”我听完马辉的话,也大吃一惊。这个温雪是怎么回事?要知道,两个人发生关系是一回事,而怀孕又是另外一回事。这两件事的后果是完全不一样的。难道温雪就不知道说这话有多严重吗?我连忙问马辉:“温雪怎么能这么说呢?那她爸爸和骆文他们反应如何?”马辉说:“那还用说吗?反应非常的强烈。尤其是温叔叔,虽说他不希望温雪选择阿文,但是,却不能忍受温雪说出这样的话!他用很严肃的口气对温雪说:‘小雪,我希望你在说每一话之前都要想清楚,有些话是不能够随便说的,也是不能乱说的。我知道你希望和小胖在一起,所以才骗我们,可是你难道就不想想你一个女孩子脸面吗?不想想你爸爸我的脸面吗?如果这话被别人知道,那我们家的脸还往哪里放?你爸还是学生科长,今后你让我怎么去面对那么多学生?’我也赶紧说:‘小雪,我知道你现在是急糊涂了,你先不要上火,有什么话慢慢说,想好了再说,千万别胡言乱语,这可关系到你们的声誉呀!’小胖这时突然说:‘各位,温雪说得是真的,她真的有了我的孩子。这件事我们不想再隐瞒下去,再说再过几天想瞒也瞒不了。我不想让小雪去做人流,因为听说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,而且还有很大的危险。所以,为了小雪以后的名誉,为了保住这个孩子的生命,我和小雪决定我们马上结婚。虽然我们都没有达到法定年龄,但我想办法总会有的。现在最重要的就是,温叔叔你是否答应我和小雪的婚事。’”遮天我和马辉听到飞哥有办法,全都盯着他看,看他会说出什么话来。飞哥笑着说:“你看看你们俩这个样子,就好像我就是钞票一样,实在是太没出息了。”马辉说:“飞哥,你就别卖关子了,我们都快急死了!”飞哥说:“好好好,我马上就说。我刚才说了,咱们的员工对我们中心的前途充满信心,这几天我一直在转,听听大家的议论,听到的都是对咱们中心美好前景的展望。刚才你们说没有资金,我突然想到,如果把我们的股份分出一些来,让这些员工购买,既缓解了你们两个的资金,又使咱们的员工更有凝聚力,一举两得。”马辉皱着眉头说:“这个办法好是好,但是我们应该分出多少来给大家呢?还有,一股算多少钱?这些我们都不了解呀!”我想了想说:“每股应该多少钱倒是可以计算出来。你想想,咱们这个中心总资产是多少?然后把它平均分成一百股,这样不就知道一股是多少钱了吗?”马辉说:“这样也行。那我们应该分出多少来呢?”飞哥说:“这样,除了马辉父亲的股份之外,咱们每个人拿出咱们自己的三分之一卖给咱们的员工,你们看行吗?”我说:“这有些多,超过了咱们能控制的范围。你想想,来这里上课的同学很多一毕业就要走了,等人家要走时,如果要让咱们把股份折成现金给人家,咱们能顶得住吗?一旦顶不住,那中心可就会垮掉,这个险冒得太大。”马辉说:“洪哥说的对,这有些太冒险,飞哥,我看这样,中心股份,除去我爸的百分之三十,还有七十,咱们一人占百份之二十,把那百份之十再分成十份,然后由员工购买。这样咱们的资金有了,却又不会动到中心的根本,你们看行吗?”我和飞哥都觉得这样做可行,于是就这样决定下来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